美國自顧不暇,還惦記 「制裁」香港?


這個周末,美國成了最鬧騰的地方。全國33個城市發生不同程度的抗議活動,16個州的26個地方宣布宵禁,連首都華盛頓都已經啟用國民警衛隊。

美國一名非洲裔男子被白人警察暴力執法致死,引發美國多地大規模抗議活動。就在此時,白宮「高調」地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發布會對國內嚴重的抗議活動隻字不提,主題卻是中國。

其中一個主要內容就是針對中國即將制定香港國家安全法,宣布對中國香港的制裁。譚主回看了這場「跑題」的發布會,發現所謂「制裁」手段主要分3個方面:

  • 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待遇
  • 對赴港美國公民發旅行警告
  • 制裁相關的中國內地和香港官員

煞有介事的幾項「制裁」手段有什麼實際影響?美國此前對香港採取的一系列「措施」是否真正起了作用?譚主跟幾位熟悉美國和香港的學者聊了聊。

取消貿易優惠待遇影響幾何?

先來看看所謂的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待遇,這一待遇源於美國1992年通過的《香港-美國政策法》,這部法案中的第103條規定了「美港之間的商務」關係。

具體而言就是繼續在進口配額和原產地證書等貿易相關事項上把香港作為一塊區別於中英的單獨關稅區來對待;給予香港貿易最惠地位;允許美元與港元自由兌換等等。這意味着相比內地,香港對美貿易可以獲得關稅等優惠,港幣在與美元兌換上幾乎沒有任何限制。

因此,如果就美港之間單方面的貿易優惠協定而言,美國確實有權力做出這一決策。如果真的取消,對香港有多大影響呢?

熟悉香港經濟的絲路智谷研究院院長梁海明給出的答案是,很小。因為美國威脅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僅限於取消美國和香港之間的貿易,不影響香港與其它國家、地區的貿易。

香港對美貿易額佔比其實很少,根據香港特區政府工貿署數據,2019年,香港與美國的貿易額為5170億港元,僅佔香港外貿總額約6.2%;另一方面,每年在香港本土生產並出口到美國市場銷售的貨物合計價值僅有36.76億港幣,佔香港總出口量不到0.1%。

另外一個事實是:一直以來,美國從香港長年賺取貿易順差,對香港的順差是其全球貿易夥伴中最高的。2019年,美國從香港賺取的貿易順差超過二千億港元。對急於解決美國貿易赤字的美國來說,香港的價值不言而喻。

不僅如此,美國自己在香港還有重要經濟利益。美國在港有1300家企業,300個地區總部和400個地區辦公室,幾乎所有美國金融企業都有在香港營運。美國的「制裁」,首當其衝的恰恰就是這些美國自己的企業。

這樣看來,也難怪美國總統不願意在發布會上接受記者提問,說完就走,因為如果真的實施貿易「制裁」,疼的可能是自己。

當然,還有不少人擔心,美國存在串聯他國對香港方面施壓的行為。先看看歐盟的表態,就在剛剛舉行的歐盟27國外長會議上,歐盟外交高級代表說,歐盟無意就香港問題制裁中國。

譚主也跟不少專家聊了聊,他們都覺得「串聯」可能性不大,關鍵原因還在於香港本身的優勢地位。

作為背靠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港交所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到2019年12月31日為止,香港 2449 家上市公司的總市值約為38萬億港元,其中來自內地民營企業的市值佔比為 73.3%。

換言之,投資香港,幾乎等同於分享中國經濟增長所帶來的紅利。而撤離香港,美國企業第一個不答應。梁海明跟譚主分析了一個數據,在中國美國商會3月份所做的調查中,香港美國商會的企業接近100%選擇留下。

貿易「制裁」影響不大,旅行警告和取消優惠甚至稱不上「制裁」。

旅遊業佔香港GDP的比重只有5%,而來港旅遊客源市場依次序為內地、 台灣地區、韓國、美國、日本。美國只排第四位,而港人常去的旅遊目的城市也並不包括美國的城市,未來就算赴美國的旅遊簽證比較繁瑣,對港人的出遊也影響不大。

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用一句話形象概括:「美國對港的旅遊優惠無從說起,連免簽證都從來沒給過。」

制裁官員更是同樣情況,沒有細則,內容模糊。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翟東升告訴譚主,從此次的制裁方式可以看出,對於香港問題,美方几乎無牌可打。

也正像一家美媒對該發布會的評價:「雷聲大雨點小。」

美國為何樂此不疲「關心」香港?

美國部分政客對香港的「關心」由來已久,威脅的手段多是經濟,打的旗子多是人權。

譚主做了個統計,美國國務院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曾向國會提交過與香港相關的「人權報告」十幾個,每次都在威脅香港貿易優惠地位。結果是到現在還在威脅。

2019年,美國還通過了一個所謂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相較於之前的《人權報告》,法案內容豐富了一些,提出制裁官員個人的相關規定。結果時至今日,老調重彈。所謂「制裁」,基本等同於口頭制裁。

儘管都是「廢紙一張」,但不妨礙美國部分政客繼續拿香港說事兒。這一次就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又有一些美國政客表現異常「積極」。

為什麼美國對香港依然樂此不疲?一波又一波輿論攻勢背後,是同一股暗流。

翟東升跟譚主分析道:「美國部分政客在乎的美方在港利益,現在未必只是商人的利益,很可能是美國的情報系統。」

確實,細看涉港國安立法一事中異常「積極」的美國政客,他們的身份都有相似性——與情報系統密切相關。

公然「告誡」中國政府,反對就國家安全立法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是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

歪曲事實,聲稱中國準備通過國安立法全面接管香港的奧布萊恩是美國國家安全助理顧問,原來是美國國務院首席人質談判專家,長期活躍在中亞地區的情報界;

威脅「制裁」中國的盧比奧,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始作俑者,剛剛升任為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代主席;

麥康奈爾,則被稱為美國的「頭號竊聽器」,就是他,在1992年提出了《美國-香港政策法》並獲得通過。曾擔任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的他被外界視為美國有史以來權力最大的情報總管。

譚主還發現,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人員編製遠超正常數量,接近上千人。而全國人大通過在港修訂國安法的決議之後,駐港總領事館開始招標出售市值接近百億港元的位於香港壽山道的6棟宿舍洋房。

很明顯,本次涉港議案提到的國家安全立法戳到了某些政客的軟肋,打亂了某些人的如意算盤。

2019年,香港暴亂的幾個主要煽動者都曾被發現與美國情報官員有接觸。國家安全立法的消息,正在讓煽暴者們緊張。

香港不受影響的底氣何在?

5月24日,譚主在微信裡看到,香港工聯會會長吳秋北在朋友圈中呼籲,香港各界要行動起來「撐國安立法」。目前為止,已有超過99萬人參與網上簽名,此外還有約73萬人參與現場簽名。

築牢香港安全堤壩,維護國家主權,這也是香港穩定安寧的基礎。

包括香港終審法院外籍法官列顯倫、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在內的香港法律界多位知名人士也都在分享同一個事實:「國家安全立法針對的是極少數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的人,不僅不會影響到香港居民依法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而且會使香港廣大居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在安全環境下得到更好保障。」

社交媒體上,港人也發出了自己的聲音。

毋庸置疑,一個有序、繁榮、穩定的香港,是人心所向,眾望所歸。只有安全穩定的基礎,香港獨特的優勢地位才能真正體現和放大。

譚主注意到,對於美國可能到來的制裁,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表示,香港已經做好預判,不管美國在獨立關稅地位、敏感技術進口還是聯繫匯率等任何方面作出打擊,香港都已經做好「充足應對準備」。

「對於美國單方面取消對港特別關稅待遇的可能性,香港早有預判,特區政府有44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足夠應對資金轉換,銀行系統也非常穩固,銀行資本充足率超過20%,遠遠超出國際普遍要求的8%。」

「彈藥」充足,足以應對任何突髮狀況。特區政府正在全天候監測市場情況,對每一筆交易了如指掌。香港採取何種行動,不需要美國政客的同意和批准。

就在人大涉港決議提出之後,5月22日、25日、26日,三天之內,從內地南下的資金購買港股超100億港元,這只是開始。

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這,正是中國香港的底氣。

反觀拋出「制裁香港」的美國,不全力抗擊疫情,不切實解決民眾的生活困難,種族主義甚囂塵上,卻將精力放在甩鍋中國,將長臂伸向中國香港試圖攪局。

面對如此亂局,美國還是先管好自己,再「琢磨」香港吧!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