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為什麼不敢宣布獨立?

雲石


現在的台灣人都想獨立。「太陽花」運動后,即便是最期待和平統一的大陸人,也都認清了台灣人的這一想法。儘管以中國大陸的國力和戰略態勢來看,台灣人的「獨立」夢顯得不切實際甚至可笑至極。但不得不承認,「台獨」意識的泛濫,對兩岸統一,乃至中國的大國崛起造成了巨大阻礙。

Taiwan-independence


當然,時至今日,台灣自身已沒有了抵抗大陸的本錢。但是,在台灣人反對統一的背景下,如何在收復台灣的同時,最大限度的保證中國的利益,則是中國政府應該把握權衡的。

第一島鏈

從地緣角度上看,位於西太平洋的阿留申、千葉、日本、琉球、台灣、菲律賓以及印度尼西亞等群島,共同構成一條相對完整的帶狀島鏈,對東亞大陸形成海上環繞之勢。當其為東亞大陸所控制時,是拱衛大陸的海上長城;但一旦被其他強大地緣勢力所掌握,則成為其圍堵、壓制東亞大陸地緣勢力的海上圍牆。

長期以來,第一島鏈被美國用來作為圍堵中國、俄羅斯的戰略鎖鏈。隨着中國國力的快速增長,形勢隨之發生變化。

鑒於東亞大陸具有不遜於北美的地緣實力,一旦其底蘊被激活,勢必對西太平洋的格局產生顛覆性影響。無論是出於維護自身安全的需要,還是擴展地緣影響力的考慮,處於北美板塊最外圍,東亞板塊內線的第一島鏈,都成為中國必須從美國手中奪取的目標。

在第一島鏈的「封鎖鏈條」中,台灣是最重要的基點之一。它位於第一島鏈的中間,具有極特殊的戰略地位,掌握了台灣島就能有效地遏止東海與南海的咽喉戰略通道。也把握住了進入「第二島鏈」內海域的有利航道及走向遠洋的便捷之路。

同時,在第一島鏈中,台灣又是與中國地緣關係最為密切的島嶼。台灣本身就位於東亞大陸架上,本島距離大陸最近不過200公里,最遠亦不過400公里。一旦台灣回歸中國,第一島鏈將被從中間撕裂,繼而徹底瓦解。

正因為台灣具有如此重要的戰略地位,所以任何一個東亞大陸的擁有者,都必須將台灣收入囊中。

復台的技術性可能

得益於中國政府幾十年如一的強勢立場,現在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都已承認台灣為中國的組成部分。這種國際承認,使中國收復台灣在法理上不存在任何障礙。

而隨着中國軍力的增長,收復台灣也不存在任何技術性難題。形勢發展至今,兩岸之間的軍力對比已經懸殊到了不值得再多費口舌的地步。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是:即便是最基本的遠程武器——火箭炮,大陸的衛士2D遠程火箭炮,有效射程都已高達400餘公里,完全可以覆蓋台灣全島。這意味着,一旦兩岸開戰,台灣作為一個孤島,將被大陸徹底封鎖。台灣莫說反抗,甚至連上層人士想乘飛機逃亡都不可能,只能淪為瓮中之鱉,坐等被俘。

當然,即便是最狂熱的台獨分子,也不會真傻到相信僅憑一己之力,就可以頂住大陸的軍事進攻。他們唯一的寄望,無非是美系勢力的援救而已。

當然,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即便中國國力繼續增長,也不大可能全面超過美國,更不用說再加上日、澳、加等其他潛在「盟友」。所以,至少從理論上來說,台灣的「底氣」還是有一定依據的。

只不過,一旦大陸決定武裝攻台,這些所謂的台灣盟友是否真會挺身相助?他們又會為台灣的獨立拿出多少家底?這或許是決定這場海峽戰爭結果的最大變數。

就中國而言 ,台海戰爭一旦打響,對國家、以及政權意味着什麼,恐怕所有人心裡都一清二楚。這就決定了,一旦戰爭打響,大陸會不惜一切代價,確保取得軍事上的勝利。換句話說,由於此戰直接決定國運興衰和政權續亡,所以中國政府的投入是沒有上限的。即便戰事受阻,中國政府也不可能拱手認輸,而只會不斷加碼,直到押上中國的全部身家。

中國的強硬,將台海戰爭引入到了一種近乎於「死鬥」的模式。任何願對台灣提供軍事援助的國家,都將不得不陷入一種困境:即它無法做到見好就收,而必須消滅中國的幾乎全部軍事打擊力量和戰爭潛能,才能達到保全台灣的目的——而這是十分艱難的。

首先,由於近年來中國軍力的快速發展,其遠程打擊能力基本上已經將第一島鏈全程覆蓋。這也就是說,一旦美國參戰,其在東亞的全部軍事基地將直面中國打擊。

當然,美軍也有強大的攻擊能力,但由於中國擁有龐大的東亞大陸作為戰略縱深,而美國在東亞的軍事力量只能以少數的基地為依託,所以這種初級階段的對抗幾乎沒有懸念,第一島鏈美軍被全殲幾乎是鐵板釘釘。

而來自本土的支援也難以破局。儘管美軍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航母艦隊。但中國二炮近年來大力推行遠程遏止戰略,已可以做到僅僅通過岸基導彈,就足以對第二島鏈以西的任何目標進行大規模打擊。這使得美國在基本摧毀中國導彈力量前,根本不可能將軍事力量越過第二島鏈,更不用說消滅以東亞大陸沿海為根據地的中國海空軍。

當然,以美國的實力,輔以一眾盟友的支援,如果全力投入,擊垮中國也並非無法做到。只是鑒於中國世界第二的綜合國力,和全球最大的工業規模,這一過程必將十分漫長,美國也會遭受巨大的損失。而且,即便中國最後被徹底打垮,美國也會如一戰後的英國一樣,因此戰元氣大傷。其結果,不僅是其全球霸主地位無法維持,本身也有被俄、歐等其他勢力壓過的風險。

對中國而言,台灣是其大國崛起的關鍵所在,並被賦予了重大的歷史和民族意義;而對美國來說,台灣、乃至第一島鏈,都不過是其全球霸權的一個組成部分,雖則重要,但即便失去,也不會致命。台灣在中美戰略中的重要性不同,決定了美國不可能像中國那樣,在台灣島上投入自己的全部實力;而台灣與大陸緊密的地緣關係,以及中美的國力對比又決定了,美國若不投入全部實力,則無法達到保台的目的。

投入少了沒用,投入多了又得不償失。基於這種無法調和的內在矛盾,基本可以判定,一旦台海戰爭爆發,美國不可能直接出兵保台。而在美軍不出的情況下,包括日本在內的其他任何國家都遠非中國對手,更不可能出頭找打。基於這種博弈格局,台灣回歸在技術上不僅不存在任何問題,甚至是相當容易的。

在中國已成長為世界第二大國的情況下,收復台灣已不存在技術性阻礙。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收復台灣的戰略時機已經成熟。

復台背後的中國戰略考量

在當前形勢下,一旦強取台灣,必會引發美系勢力的全線封鎖,進而導致新冷戰的發生。

就本身而言,當下中國國力雖已大幅增長,但距離天花板尚有不短距離,遠沒有達到像美日歐等發達國家那般,國內經濟潛力已經充分開發,必須通過擴張對外的影響力,從外部攫取大量利益,才能保證國力的繼續增長。(這方面,一個比較形象化的例子就是:美日歐通過自家貨幣的國際化,獲得了印鈔票換資源的資格。而一旦這種地位被打破,這些國家必然陷入嚴重危機。)

而在外部環境方面,中國在國力上雖已是世界老二,但崛起速度過於迅速,國際地位一時尚無法跟上步伐。當下,國際政治經濟話語權中,中國仍處於弱勢地位,與美系勢力全不能比。一旦因為強行復台,導致新冷戰的爆發,美系勢力必將對中國全線封鎖,並會利用自身的國際影響力,將這種封鎖擴展到全球範圍。屆時,中國無法從外部獲取足夠支持,也喪失了國內工業體系發展所必須的技術、市場和原材料來源,進而將陷入內外交困的境地,最終對自身的戰略崛起造成嚴重負面影響。

同時,台灣處於第一島鏈核心的位置,也決定了一旦其回歸中國,必將導致東亞政治格局的重新洗牌。而今日之中國,國力雖已十分強大,但這種實力仍多體現為「內功」,地緣影響力仍遠未充分發揮,對區域內國家的影響遠遜於美國。這種局面就決定了,中國雖然有能力收復台灣,但卻無力把控復台後的東亞格局。一旦強行復台,必然在東亞各國引發連鎖反應。在中國無力掌控的情況下,各國政府為維護既得利益,必會倒向美國,進而拼湊起東亞版北約,形成中美新冷戰格局,中國的周邊形勢將急劇惡化。

所以,儘管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但這一核心利益的取得,不應以損害中國整體利益為代價。在台灣維持割據而不獨立的局面下,中國政府不可能因一時一地之得失,而放棄大國崛起的歷史機遇。

當然,台灣割據的局面不可能永久持續。一方面,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終有盡頭。一旦工業化和現代化基本完成,中國也就沒有了韜光養晦以積攢國力的必要;另一方面,隨着人民幣國際化、金磚國家銀行、亞洲基礎設施開發銀行、一路一帶以及泛亞高鐵、亞歐高鐵等戰略的逐漸施行,中國的地緣影響力和國際政治經濟話語權也會逐漸增強。當此二者當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中國也就有了抗衡美系勢力的本錢。屆時,即便美國欲興新冷戰,此消彼長之下,它也無法拉到足夠多的支持;而中國在獲得充足戰略轉圜空間之後,對此也可以從容應對。而在這種內外兼修皆成碩果的形勢下,中國也有了把控東亞格局走向的能力。屆時再行復台,不僅不會遭受嚴重內傷,反而可以以此為契,一舉粉碎第一島鏈,將美國擠出東亞,建立由自己主導的東亞新秩序。

台灣統一的最終結局

不管台灣人心作何想,本身幾不足道的實力,決定了在這場事關台灣命運的大國博弈中,台灣人的意願幾乎無足輕重。

當然,台灣人也不是完全沒有攪局的能力。如果台灣強行宣布獨立,將同時打亂中美雙方的戰略布局,進而迫使二者提前攤牌。

只不過,這絕對是損人更害己的伎倆。

台灣一旦獨立,大陸只能選擇武統。至於美國,它本來就不可能出兵援台,台灣的嚴重犯規,更使華盛頓有了不出兵的理由——至少在國內民眾和盟友那裡,白宮完全可以交代的過去。

只不過,基於台灣在第一島鏈上的重要地位,美國必須發起對中國的封鎖,而中國也只能強勢應對。對峙局面一旦形成,對中美兩國都是巨大的國力消耗。

由於國力和國際影響力方面均處弱勢,中國無疑是更吃虧的一方。而這也會加重中國的怒火。

完全可以想象,在中國現代化進程被生生打斷後,台灣將面對大陸何等樣的報復:

首先,政治清洗不可避免。對峙局面形成后,大陸已經無需顧忌國際壓力。無論是出於報復,還是徹底剷除台獨的禍根,大陸必將毫不留情的開動專政機器,台獨分子的下場可想而知。

其次,台灣人的全部財富積累將會一掃而空。作為打斷中國崛起的罪魁禍首,台灣人必須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同時,嚴重失血的大陸,也必須找到血源補充自身。

而國際形勢的變化,也迫使大陸必須對台灣下狠手。

在被全面封鎖后,中國國力將嚴重受損。在這種情況下,至少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中國無法像過去那樣,藉助經濟這種和平手段拓展地緣影響力。周邊局勢有可能急劇惡化。

既然利誘已不可行,中國若想穩定周邊局勢,那剩下的方法,就只能是威逼了。

毀滅台灣,通過這種殘酷的手法,使周邊小國感受到強烈的威懾。如果他們不想落得台灣這般下場,那至少就不敢跟美國跟的太緊,進而有可能成像當年冷戰時的奧地利一樣保持中立,至不濟也能像西德那樣有所保留。中國的周邊局勢也不至於敗壞到不可收拾——而這一切,都將由台灣人買單。

當然,由於後果太過嚴重,所以無論台獨思潮多麼泛濫成災,這種局面也不可能發生——體現在現實層面中,最正常的局面則是台灣想獨、美國不準;台灣怕美國撒手不管,故不敢強行獨立。當年陳水扁一句「不能獨立就是不能獨立」,正是台灣害怕獨自承擔後果的真實寫照。

想獨又不敢獨,台灣的選擇就只剩下「拖」字一途了。只是在大陸國力快速增長、戰略布局逐步推開的大形勢下,帶有濃厚消極抵抗主義色彩的「拖」,雖能為台灣延續二三十年的「國祚」,但代價卻是談判籌碼的流失。很難想象,等大陸萬事俱備,開始破局后,台灣還有什麼資格為自己爭取像香港、澳門那樣的特權待遇(香港特權待遇的負面影響,已經在「佔中運動」中充分體現。有這個前車之鑒,而台灣又籌碼喪盡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將來很可能會執行兩岸一制的政策,以加快台灣與大陸的融合)。

政治體制和意識形態的對立,導致了台灣與大陸的隔閡;台灣曾經的經濟發展,更培育了台灣人面對大陸的優越感。只是,時至今日,台灣經濟低迷,淪為大陸附庸,政治體制頹勢盡顯,亂象紛生;只能靠群氓主義式的喧鬧,來掩蓋內心的恐懼,維持幻想中的虛榮。面對這樣一種類似於南宋末年的社會形態,恐怕二蔣再世,也只能徒喚奈何。

當然,解救的方法也是有的,禪語一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只是,台灣人顯然是不會聽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