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走進鐵窗的前景,從未像今天這樣真實……

有理兒有面


6 月28日至30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次會議將在北京召開,預計《港區國安法》草案大概率會進行二讀, 這部兼顧實體法、程序法和組織法的綜合性法律,終於要來了!

最近,我們看到了特區政府和特首林鄭月娥的堅定決心以及「硬剛」反對派立法會議員的底氣十足!看到了香港六大紀律部隊首長統一表態、全力配合、上下一心推進港區國安法落地的有力步伐!看到了愛國愛港人士的歡欣鼓舞與信心滿滿!

所有人都看到,香港重新出發、恢復光彩的前景,從未像今天這樣真切!

所有人也同樣看到,那些反中亂港分子抱頭鼠竄、走進鐵窗的前景,從未像如今這般真實!

曾經「叱吒」香港街頭的亂港分子們,全副武裝、「自信滿滿」,手上舉的是港獨黑旗,嘴裡喊的是「五大素球」,心裡想的是「你能奈我何」。

即便《港區國安法》的利劍已懸在頭上,他們仍然欲做困獸之鬥,想為自己加個油,想給明天比個耶……

於是,他們通過《二百萬三罷工會聯合陣線》和《中學生行動籌備平台》發起了全香港首次罷工罷課公投,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鈴兒響叮噹之勢,黃了……

6月21日凌晨,他們「沉痛」宣布,罷工投票人數僅幾千人,沒有達到6萬人投票的目標;其中只有6個工會達到罷工的門檻,也沒有達到跨界聯合罷工的人數要求。

而罷課投票的實體投票者只有3000人,不足5000人門檻,所以也未能啟動罷課。

噢!原來,「手足」可以很快變成「無手無足」,走不動了、出不來了,尷尬了、露底了……

當然,他們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他們還收到了特區政府的強烈譴責!

特區政府發言人一針見血地指出,香港特區基本法和香港法律體系並沒有「公投」制度,所謂「公投」既無憲制基礎,也無法律效力。「罷工罷課公投」只是利用市民和學生達到政治目的。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人除了搞這些「瞎胡鬧」的活動,又剩下什麼呢?反中亂港的路永遠都是條斷頭路,如今即將走向終點的他們,心虛了、害怕了!虛到不敢上街,怕到四處求救……

他們沒想到,恍惚間自己已走到「鐵窗」的面前,並且是一腳門裡、一腳門外!所以,跑吧?!

近日就有網友曝出,勇武派黑衣們在詳細分析後,制定了「宏大」的「逃跑計劃」——走水路!

據悉,早些時候「勇武」分子就曾向涉足走私行當的香港黑社會提出過偷渡逃往台灣的計劃,沒想到連黑社會都對他們這幫亂港分子嗤之以鼻,果斷拒絕……沒有選擇的他們現在正集資,打算自己購買漁船進行偷渡,並已經制定好計劃,想要選擇8月15日香港的休漁期結束後,趁漁船大量出海且警方水域監控力度較弱時實施。

可惜啊,船錢還沒湊夠,這計劃就讓人給公之於眾了!他們的「舊船票」,登不上前往台灣的破船了……

有人在「買船」,有人在「賣慘」……

善於使用「苦肉計」的香港民主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杰深知「大限將至」,再使用老招數博同情。近日,岑子杰位於瀝源邨福海樓的辦事處,遭人噴黑漆塗污,並寫上了「粗口」。天天都在高喊「嚴懲警暴、解散警隊」的岑子杰,又腆着大臉報警了……

當然,我們不否認確實有很多厭惡岑子杰的人,會忍不住對他採取極端行為,但再回顧一下去年 8 月他曾兩度自導自演的「街頭遇襲記」,就不得不嚴重懷疑,這回又是他自己的「傑作」!

總是想博取同情的岑子杰,每次博來的都只是一番嘲笑罷了。

岑子杰怎麼就是不明白,自己與眾多叛國亂港分子做過的那些齷齪勾當,是打一打、罵一罵、扇一扇自己,再罰酒三杯就能討一個安穩的嗎?

《港區國安法》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絕饒不過任何一個賣港求榮的無恥之徒。

相比於岑子杰的「賣慘」,反對派人員的「賣資產」比他現實多了!

隨着《港區國安法》的推進,反對派們的嘴比獅子山上的石頭還硬,完全無視《港區國安法》的正當性,不斷危言聳聽、污名化和妖魔化《港區國安法》的內容,顛倒黑白的無理抨擊中央和特區政府,表達了一種油鹽不進、勢要爭鋒的強硬態度。

可惜的是,他們嘴巴看上去很硬,身體卻誠實……近期,有從事金融行業的人員對外曝光,發現多位反對派人員正通過美國電子證券交易公司《盈透證券》並利用香港花旗銀行的賬戶轉移資金。

這個《盈透證券》是美國最大的互聯網券商、納斯達克上市公司,以低成本傭金和最佳交易執行而聞名,擁有卓越的交易技術,客戶可以通過一個賬戶直接交易全球的股票、期權、外匯、債券和基金等。因為該公司收費低、申請容易、入場費低,且容易將港幣轉為美金。

又是美國!又是金融手段轉移政治黑金!事到如今反對派還好意思大言不慚地說是為了香港的明天?

怕什麼呢?是因為看到《港區國安法》中列舉的「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行後,發現自己四罪佔齊而瑟瑟發抖嗎?

哎,當真是辛苦反對派們了,滿嘴的無所畏懼、滿心的慌慌張張,演得真是極好的……

說到轉移資產,又怎麼少得了「叛國亂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呢?據知情人士透露,早前還在公眾面前賣慘稱毒果日報因資金不足即將關門大吉,背地裡卻一直通過美國CIA及在美的關係人,以直接在美國買樓、買黃金轉手的方法轉移個人資金。

如果說黎智英現在是瓮中之鱉,都有點侮辱「鱉」了。目前,肥佬黎已經面臨七項指控,包括組織參與非法集會和煽動他人參加非法集會等。即便是《港區國安法》未出台,這七項指控也夠黎智英在鐵窗內度過餘生了。

已窮途末路的黎智英,近日在接受美西方反華媒體採訪時,還大言不慚地稱「我要一直鬥爭到最後,如果我們害怕,就會一事無成。現在不需要謹慎,需要的是勇氣」。

這臉皮是有多厚?不久前曾發出三次申請離港請求又三次被拒的肥佬黎,如今竟還好意思說有勇氣鬥爭到最後?

實際上,他不是怕,他是很怕、非常怕、怕的要死!怕到已經出現了「被迫害妄想症」,開始自導自演將被暗殺……

前幾日,這面神奇的條幅就突然出現在香港的筆架山上。真是讓我們漲姿勢,原來「暗殺」也可以搞得如此大張旗鼓。

而且更諷刺的是,黎智英的《毒果日報》頭一個對此進行了大幅的報鬥炒作,無非是想將黎智英描繪成一個慷慨赴死的勇士。

然而,當這面條幅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我們除了想笑,更看到了無比心虛和慌不擇路……黎智英讓人掛上這樣的條幅,無非就是想提前為自己造勢,當他因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依法被捕後,可以順理成章地將自己說成是被強權無辜迫害的對象。

可惜啊,有人信麼?

中國民間素來有「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之說,對於馬上七十三歲、活在坎上的黎智英來說,不光閻王召喚他,全國14億人民都在等着他!想要邁過去,難於登天!

因為他的這道坎,並非源於民間迷信,而是在叛國亂港的路上,他用自己的黑手一磚一瓦壘起來的!

美西方反華媒體說,《港區國安法》是為黎智英量身打造的。實際上,這純屬是強行給他臉上貼金!《港區國安法》,是為香港能夠穩定繁榮、民眾能夠安居樂業而打造的,是為了香港美好的未來而量身打造的!

黎智英為自己量身打造的,除了沉重的手銬腳鐐,還有千古的罵名!

不僅僅是黎智英,他身旁的同行者、身後的跟隨者們,相信很快就會成為《港區國安法》落地後的典型案例。

這不,「民主阿婆」陳方安生慌得宣布因年滿80歲,要正式退出政壇,過一段較為平靜的生活。

而「港獨教父」李柱銘近日也突然「變臉」,宣稱要與「港獨」割席……

可惜,你們現在連夜綉紅旗確實是太遲了!

「金盆洗手」也好,「突然反水」也罷,《港區國安法》的利刃下,他們最終能做的,就是身體力行地為全香港的國安法普法工作做出自己的貢獻!

到時候,一定記得到鐵窗內送面錦旗給這些人……

他們走進鐵窗的前景,從未像今天這樣真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