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和麻省理工不幹了,將美國政府告上了法庭!

牛彈琴


如果大學是一個江湖,那在美國,哈佛無疑是少林,麻省理工(MIT)則是武當,都是雄踞一方,都是威名遠揚。

但現在,不管少林還是武當,都遭到了朝廷前所未有的責難。

按照美國政府最新政策,如果大學的課程都是網課,那這些學校持非移民F-1及M-1簽證的留學生,將不能留在美國境內,也不能再入境美國。

也就是說,雖然你交了昂貴的美國大學入門費,但那對不起,你就一直上網校吧,你不被允許進入美國,在美國的也要被驅逐。

受影響的美國大學很多,但朝廷,首先對準的就是少林武當。

因為哈佛大學6日才決定,在今年秋季教學中,先讓40%的本科生回到校園複課,但所有課程均將以網絡授課的形式進行。

哈佛還是真哈佛,但非常時期,網校也是真網校。

幾個小時後,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就發布了留學生簽證新規。第二天,特朗普還憤怒地點名哈佛大學,痛罵該校領導層這樣的決策,「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

美國大學面面相覷,怎麼辦?

反正,最近幾天,這些大學裡的海外留學生非常焦慮。

是不是也就只能這樣了?要知道,過去幾年,特朗普政府要加稅就加稅,要築牆就築牆,要退群就退群,國內似乎也沒人奈何得了他。

關鍵時刻,誰來領袖群倫?

少林和武當,需要你們振臂一呼了。

果然,哈佛就是哈佛,麻省理工就是麻省理工,這次也沒退讓,一出手就是硬招,一紙訴狀將美國政府送上波士頓法庭,要求法庭阻止新政策實行,而且還要宣布:新政策是違法的。

列為被告的,是美國國土安全部(DHS)、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及各自的負責人。

在訴狀中,這兩所美國頂級大學,譴責移民局的決定完全是「武斷和反覆無常的,是對自由裁量權的濫用」。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大學有大學的證據。

起訴書就提到,移民局的決定,已經讓這兩所大學「陷入混亂」,比如從新規下發到要求校方提交線上課程的修改方案,只給出了9天期限。學校還要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為數千名國際學生提供新版I-20表格,證明他們接受的線上/線下授課符合要求。

這樣的結果,不僅僅這些留學生會失去教育機會,而且,很多人還可能被驅逐出境。

哈佛大學校長巴考就說,7月6日的新規,沒有進行通知便下達了,是殘酷且魯莽的,「似乎是有意對學院和大學施加壓力,要求它們在今年秋季開放校園課堂,進行現場教學,但是卻沒有考慮到學生、教師和其他人的健康和安全問題」。

巴考還這樣說:

作為一所致力於住宿教育的大學,我們希望並打算在安全和負責的情況下儘快恢復全面的面授課程。但在那之前,我們不會坐視我們國際學生的夢想被一個被嚴重誤導的命令所扼殺。我們有責任站出來為之戰鬥,我們會的!

這是哈佛大學教授,麻省理工校長萊夫也發了一封公開信,信中這樣說:

這個(移民局)通告擾亂了我們國際學生的生活,危及了他們的學術和研究。移民局甚至無法對這一政策作出合理解釋,對執行細則給出基本答案……

我們的國際學生現在面臨著許多難題——他們的簽證、他們的健康保證、他們的家人以及他們繼續攻讀MIT學位的能力。而現在,他們遇到了更大的困擾,一個難以啟齒的疑問:我不受歡迎了嗎?

在MIT,答案是無可置疑的:你是歡迎的!

果然是大學江湖裡的帶頭大哥,哈佛和MIT沒有迴避責任,選擇了堅決硬剛。

既然政府要這樣做,那對不起,我們就法庭見。

因為他們也看透了美國政府的用心,特朗普態度很直接,彭斯說得更明白:復學復課,是關乎「美國經濟健康狀況」的一件關鍵性大事。

什麼意思?

政府要求抓緊復工復產,你大學空空蕩蕩,這不是給政府打臉嗎?

但對本國學生下手,肯定會激起強烈反彈,那柿子先撿軟的捏,就從留學生入手,就卡他們的簽證,你大學再不現場教學,我就驅趕走留學生。

對某些政客來說,這甚至可以說是一箭雙鵰,一是向大學施壓,逼迫他們開門上課;二還不經意間,表明反移民的立場,反正,在不少美國人眼裡,所有留學生都是來搶美國人工作的,美國不歡迎。

所以,麻省理工校長也沒迴避,直接提了很多人心中的疑問:我不受歡迎了嗎?

既然是政治操弄,那帶頭大哥也不客氣,我們法庭見高低。

看看在這個問題上,到底是你朝廷政策靠譜,還是我少林武當道義在手。

事情還在發酵中,看了一下特朗普,果然又在社交媒體上發飆了,剛剛很憤怒地說:

在德國、丹麥、挪威、瑞典和其他許多國家,學校開門沒有任何問題。民主黨認為,如果大學在11月大選前開門,對他們不利,但這對孩子和家庭很重要。如果再不開放,就切斷資金。

1,特朗普很想不通:德國、丹麥、挪威、瑞典,還有很多國家,很正常的事情,怎麼美國就不行?

2,特朗普還有結論:這肯定是民主黨在搗鬼,這些人太沒格局,對孩子和家庭多不好。

3,特朗普還有後手:你們再不開門,相不相信,我斷了你們的資金。

看了一下,很多美國人也是哭笑不得,在社交媒體上和特朗普辯駁:德國等國為什麼能開門,他們做了你沒做成的事情:你看看德國的確診和死亡數據,你再看看我們美國的。

反正,美國確診數已突破了300萬,牢牢佔據世界第一;死亡也超過了13萬,這都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啊。

而且,最近一段時間,美國的曲線,又陡然上升,甚至超過了4月份最糟糕的時候。最多的時候,一天都是四五萬例。

這是什麼概念?

前一段時間,北京新增個位數,全國都很關注,但美國卻是幾萬例。也難怪福奇博士最近也很感慨說,美國真走錯了方向,如果每日新增超過10萬,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這樣的情況下,你叫大學必須開門上課?

大學生也是人唉!

所以,特朗普這次沖大學撒氣,向大學施壓,哪知道真踢到了鐵板,哈佛和MIT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硬剛。

帶頭大哥振臂一呼,你看吧,接下來,估計很多大學都會站出來,將美國政府告上法庭。

這些大學,桃李滿天下,影響力不容小覷。當然,也別忘了,特朗普就是特朗普,他還發出了新威脅:你們再這樣,我就斷了你們的資金。

現在,美國最好的大學PK美國最有個性的總統。

一場精彩的大戲正在上演。哈佛和MIT,看你們的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