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美國選擇使領館下手,是精心算計過的

俠客島


北京時間7月24日上午,中國通知美方關閉美駐成都總領事館。此前,美方悍然勒令中國72小時內關閉駐休斯敦總領事館,國際輿論嘩然。

美國時間7月23日下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松故居發表演講,稱對華「接觸戰略」已經失敗,鼓動「自由世界」聯手對抗「共產黨中國」。

如何看待近期局勢?我們與新加坡國立大學鄭永年教授進行了一番對話。

俠客島:最近大家非常關心中美在外交上的緊張關係。美方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勒令72小時內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這是非常嚴重的政治挑釁。今天中方也通知美國關閉駐成都總領事館,對等反制。有人說,這是40多年來中美外交史上從未有過的嚴峻局面,您怎麼看?

鄭永年:現在看中美關係,目光要超越過去的40年,用更長的維度。以長歷史的眼光看,就不會對這些事感到驚訝,並且會預計之後可能出現的更嚴重事態。

就中美關係來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後的30多年間,美國對中國一方面是「接納」,另一方面是抱有「希望」的,希望中國變成美國所希望的國家。現在美國已經放棄這個念頭了,因為中國不可能變成美國所希望的國家。這一點非常非常重要。

上次我們在討論時說到美國在搞「認同政治」,你看美方現在所有的用詞都是「中共」,不是「中國」。從小布殊政府到奧巴馬,所謂的強硬派、反華派、新保守主義,沒有中斷過對中國的打壓,但形形式式的打壓還是在美國所謂的「接觸」構架內。

但到去年,美國發布國家戰略報告,宣布中國是頭號競爭者、頭號敵人。這就不一樣了。你是老三老四、你窮的時候跟你是頭號競爭者的時候,中美關係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過去40年的關係也是有階段性的,但只是一個比較長的階段,現在進入了一個全新階段。這樣就更容易理解了。大英帝國當年,對認為損害帝國利益的國家,無論是不是歐洲的,他怎麼打的?美國怎麼針對蘇聯的?從喬治·凱南的8000字電報到冷戰正式開始,沒有多長時間。一旦美國對中國有了新的判斷,其對華政策必然發生質的變化。

因此,從大趨勢看,你可能不知道美國會動用何種手段打壓中國,但你知道他一定會打壓。因此,不要低估美西方針對中國、打壓中國的決心。你不強大的時候他們不把你當回事,現在是真正當回事。

俠客島:沒錯,蓬佩奧去歐洲就說了,把針對中國的事情當作最高優先級的議程。蓬佩奧在尼克松故居發表演講,宣告「對華接觸政策失敗」,提出「不信任並核查」的策略(當年對蘇聯是「信任但核查」),同時鼓動「自由世界」聯手對抗「共產黨中國」。若不是考慮到本屆政府已到任職末期,很多人會覺得這就是新冷戰宣言。

鄭永年:這就是我們上次說的,試圖在世界範圍內搞以意識形態劃界的「認同政治」,分化中國內部,分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同時組建「美國同盟」。這方面的形勢遠比冷戰時期的美蘇關係更嚴峻。在美國看來,蘇聯和西方同屬白人文明,而中國屬於不同文明,信任問題由此而起。

但這次他更加明確直接指向中國共產黨,號召「中國人民推翻共產黨」。這顯然是用錯了人,毫不理解中國。他背後是一些極端仇視中國共產黨的人。我們上次說了,把一個國家的外交利益建立在某些人的個人仇恨上,是非常不理性的,沒法做出對美國有利的切實外交政策。

俠客島:為什麼美方選擇使領館這個領域下手,而不是其他領域比如南海?

鄭永年:這是精心算計過的。雖然是外交上的危機,但這個危機是可量化、可控、美方認為能達到他目標的。

在美政府看來,關閉一個中國領事館,中國無非就是以牙還牙關閉一個美國領事館,後果可預計。但是此舉達到的選舉效果呢?可以展示自己對中國的強硬態度,在基本盤中加分。你看美方給出的理由,什麼中國盜竊知識產權、侵犯美公民隱私之類,跟外交關係不大,倒是跟貿易戰的說辭一模一樣,妖魔化中國。

相比之下,南海問題就不可控得多。美國國防部長最近說,願意到中國去談南海的問題,為什麼?就是因為在南海的不可控因素太多,容易發展成擦槍走火甚至是局部戰爭,這對於美國的壓力也很大。

國與國之間關係的幾種形式包括政治、外交、戰爭等。政治最重要,外交是政治的延續,戰爭是政治的另一種形式。現在政治信任沒有了。外交上,美國關閉領事館,之前一句話、一個商量都沒有,從疫情發生以來的外交基本上沒有談判和接觸。那會不會走向第三條路?要特別小心,沒有人可以排除這個可能性。

除了領事館,還有針對留學生、學者的很多錯事。在美國看來,這都是小事情。你看他二戰期間怎麼針對日本的?在冷戰期間怎麼針對蘇聯的?冷戰期間多少科學家死於非命?很殘酷,但歷史就是這樣。所以不要光從40年看中美關係,要用Great Power政治來看,大國權力競爭的角度才能解釋清楚。

俠客島:您上次談到「危機管理」。從現在開始到明年1月,都可能是一個動蕩的、有些難以預測的大事件發生的時期,摩擦可能更多。這段時間具體怎麼做危機管理?

鄭永年:區分可控和不可控的因素。領事館這些,中國不可能不回應,影響可控;同時避免更直接對抗、外在不可控的因素,盡量避免。冷戰時,除了核武器對峙,美國和蘇聯也沒有直接對抗。驅逐外交人員、科學家,是可控的。代理人戰爭,是不直接的對抗。涉及到兩國內部,就是可控的互相反擊。

美國現在是全盤棋。南海關聯台灣。邊境的中印衝突,美國明確表示支持印度。明顯的是,美國在動員所有的反華因素。在南海,不光是美國和中國對峙,澳洲軍艦也來了,英國也說要派軍艦來。

如果說美國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大勢已去,那台灣呢?會不會冒更大風險?傅高義老先生最近講,輕易不要說美國不會為了台灣出兵。一旦兩國發生衝突,哪怕是局部戰爭,就落入了戰爭邏輯,那是一套不同於政治和外交的邏輯。

美國國防部長說想跟中國談南海,這不是妥協,是想要危機管理。這段時間如果發生直接衝突,對選情沒好處。但這種姿態一箭雙鵰:既搞危機管控,又動員澳洲等其他國家向中國施壓。

俠客島:人們在此次領事館事件中看到所謂國際法規的脆弱,也看到美國什麼借口都用,哪怕這個借口根本與外交不相關。還有人在網上帶節奏,說是因為中國要求美國外交人員做核酸檢測、阻攔他們回國,美國才做出的相關決定。您怎麼看?

鄭永年:都是借口。所有戰爭都是從小事甚至借口發端的。這都不是本質性的東西。

美國把自己視為國際法的化身,從來沒有好好遵守過國際法,只是叫其它國家遵守。因此,實際上,國際法變成弱者的國際法。美國一直拿南海仲裁說事,自己卻根本不加入海牙公約,包括聯合國海洋公約。

那為什麼還拿這些說事呢?就是要把自己道德化、正義化,把對手塑造成魔鬼。你是魔鬼,那我做什麼都是正確的。不僅在南海、在貿易,美國在各個層面都在行污名化妖魔化中國之事。

比如知識產權這件事,這也是認同政治的一部分,就是要把中國塑造成「小偷」的形象。實際上呢?想想過去40多年,我們犧牲了廉價勞動力、土地成本、環境等代價換取高速發展,怎麼就變成了「小偷」?正常的技術擴散,怎麼就是「偷」?

俠客島:任正非此前說過,你根本5G技術都沒有,我去哪兒偷?美國2018年搞貿易聽證會,就是針對301調查請了幾十家中美企業,會上一直問美國企業,你們在中國是否被強制轉讓技術、被盜竊知識產權,結果美國的幾家企業都很誠實地回答說沒有。

鄭永年:是的,包括經濟上、技術上,大家不要光在對罵,還要注意搜集證據。之前美國不是一直說病毒起源在中國嗎?後來科學界發現一些國家出現病毒的時間可能早於中國。結果美國一直說一直說,反而成了氣候。現在美國的大學、公司,好像一說中國人就是「小偷」,這非常不好,也很不公平。但所謂認同政治,就是要把「沒有」說成「有」,才會奏效。

俠客島:現在大家非常擔心未來幾個月內的局勢會否再次緊張。您如何預測?

鄭永年:無論大選結果如何,中美關係都會進入另一個格局。不要幻想,不要懷舊,只能向前看。

我們上次說到避免熱戰、抑製冷戰,這也不取決於中國單邊。美國要加劇緊張,中國會回應,只不過回應時要考慮風險可控程度與自身長遠利益。如果說以前美西方談遏制中國只是紙上談兵,現在明顯是在行動上落實了,對此我們要做好充分思想準備。

在未來的格局中,還是要避免世界兩極化。如果兩極化,就是中國VS西方,這很不利。還是要推動多極化,在多極化中尋找更多夥伴。

這需要長遠戰略。過去幾十年,我們常說「戰略機遇期」,現在是不同的遊戲規則、不同的思路框架了。你窮的時候,別人輕視你,同情你,甚至可能還幫你,現在你體量這麼大,藏都藏不住,美國把你當頭號敵人,怎麼辦?自己要強起來。

中國現在有兩種人值得注意。一種是「親美」,老覺得自己錯,認為中國改變行事方式,美國就不會搞我們;另一種是「輕美」,覺得美國不過如此,衰落了,要打便打,遲打不如早打。這兩種認識都不符合事實,政策的抉擇和判斷還是要實事求是。

局勢越不好,情緒越沒用。大國較量是冷靜理性的較量,不是情緒的較量。情緒傷不到美國,怎麼用理性對付美國才最重要。我們的國家足夠大,有足夠的能力,如果使用得好、回應得好,我認為可以避免熱戰、節製冷戰。■

採訪:公子無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