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拜登,誰對中國更有利?(6大方向全面對比)

縱橫十


美國總統辯論最後一辯已經結束,他們各自的施政綱領輪廓已基本可見。

一直以來,有一個人們津津樂道的話題,那就是特朗普與拜登誰當選對中國更有利?有人說是特朗普,也有人說是拜登。

就作者個人認為:特朗普與拜登都會遏華,但相對來講,特朗普勝選對中國更有利。

下面就從政治、軍事、外交、經濟(科技)、意識形態、戰略戰術六個方面來進行對比。

1, 政治

政治上,特朗普奉行「美國優先」,在國際上各種退群,對抗疫也放棄了美國領導力,搞得美國越來越孤立;

拜登則推崇「恢復美國領導力」,必然會重新加入各種國際組織,包括《巴黎氣候協定》甚至《伊核協議》,也肯定會中止退出世衛組織程序,這有利於重塑美國在國際上的領導地位;

正因為特朗普的自我孤立操作,為中國騰出了國際空間,擴大了自身影響力,假如是中國硬「擠」或是從美國手中搶奪,定然要付出更大成本。

2, 軍事

台海、南海、東海、西藏一類的方向上,特朗普沒有太多的操弄興趣,雖然今年以來美國也加大了這種操弄,但更多似乎是出於選舉的需要;

拜登若是上台,他大概率會繼承奧巴馬時代的一些政策,於是很可能會加大軍事牌。2016年那場所謂的「南海仲裁」可以說是牽動全球,拜登會再搞類似事情,也未償不可能;

3, 外交

特朗普對待盟友是採取的吸血政策,不斷要盟友承擔更多軍費、同盟友打大貿易戰,通過吸盟友的血來壯實自己,然後玩單挑;

民主黨(拜登)則是更喜歡向盟友輸血,通過犧牲部分美國利益來滿足盟友,然後拉幫結伙的去找人乾仗;

顯然,後者破壞性更大。

另外還有一點,一旦拜登當選,哈里斯必然成為副總統,這位印度裔美國人雖然並未生長在印度,但其母親是印度人,同印度沾親帶故的哈里斯會不會讓印度與美國連接得更緊密,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方向。畢竟,當前最愛找中國麻煩的正是這兩個國家。

4, 經濟

特朗普若獲得連任,由於沒有了連任壓力,將會在貿易戰方向表現更凶狠,更加無所顧忌;科技封鎖本質上是進行產業打壓,特朗普也必然會進行得更嚴酷;

若是拜登勝出,由於他代表的是全球資本,貿易戰會緩和下來,但在科技上的封鎖則不會減少太多;

5, 意識形態

特朗普對人權、自由、民主一類的指責沒太大興趣,他甚至都忘了以「不見達賴」來向中國進行利益交換;

但若是拜登當選,這類操弄可能會更多,也就意味著中國需要付出更大成本;

6, 戰略戰術

特朗普團隊屬於猛打猛衝類型的,它缺少一個深思熟慮的長遠戰略,就愛玩貿易戰,撈到短期利益比什麼都好,即使它搞出的「新冷戰」、「脫鈎」一類的,由於這東西根本與時代潮流不符,也注定失敗;

相比之下,奧巴馬時代的「亞太再平衡」,從經濟上圍堵中國的「TPP」,從軍事上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其戰略性就顯得長遠得多,實際可操作性也更強,危害也就大得多;

當然,拜登相較特朗普,其政策的可預見性更強,也就更有利於管控局勢,特朗普則難以預測。如果把此二人的執政比作開車,拜登是帶著一幫隊友對別人進行別車、阻擋等方式,特朗普則是獨自開車直接左衝右撞。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特朗普的危害更小,但風險更大,拜登相反。

通過上面的對比可以知道:

特朗普遏華,他基本上放棄了軍事、外交、意識形態等牌面,一味在經濟領域猛打猛攻,但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市場、第一大製造業大國、第一大貿易國,恰恰最不怕的就是經濟方向上的對攻。實際上,通過2020年的中國經濟表現已經可以知道,中國的經濟已通過了「極限測試」,特朗普貿易戰基本宣告失敗;

同時,特朗普還在國際上各種退群,各種傷害盟友,讓美國更多的陷入了孤立;在國內,特朗普大肆宣揚反智主義(比如不戴口罩)、製造分裂;

相比於民主黨的「TPP」與「印太戰略」等長遠謀劃,以及與盟友拉幫結伙等手法,特朗普的遏華策略看似凶狠,但危害程度其實小得多。

上述6個方向的比較,特朗普除了在「貿易戰」與「政策可預見性」比拜登危害更大以外,其它方向均小於拜登。

這便是作者為什麼說特朗普連任比拜登當選對中國更有利的原因。

需要注意的是「更有利」,實際上不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他們遏華的本質是一樣的,不同的只是形式與手法,這二者不過是大哥與二哥或者說是半斤八兩的關係,只是相對來說,特朗普連任對中國更有利一點點。

只不過,特朗普目前的選情有點不太好。特朗普的出現,並非是特朗普的個人能力,而是全球化下美國內卷的必然產物,即使沒有特朗普,也會出現一個「特沒普」或者其它什麼普;表面上,美國大選是拜登與特朗普的較量,實際上是美國全球資本與保守勢力的對決,此二人誰能最終勝出要看這二股力量的對決結果。

最後,希望特朗普加油,我們支持你連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