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賢薈萃

一國兩制是否只剩下1.5制

回歸後,香港雖然不能說一點也沒有變;但基本上仍是近西方的制度多於近大陸的制度,把香港的一制說成只剩下0.5制,就有點危言聳聽。個人認為,香港即使沒有原有的一制,亦起碼有原有的0.85制。香港原有制度的基本因素,其實大部分都得以保存。 […]

群賢薈萃

撲克臉的官

有位政務官朋友形容得好:「我是英國人教出來的,當年我的鬼佬上司告訴我,做官一定要擺出一副Poker Face(撲克臉),即是說,要木無表情、喜怒不形於色。這張Poker Face,我學了,好多政務官也學了。但原來做久了,有些人不單臉孔是Poker Face,連個心都變了Poker Face,無表情無感覺。大家忘了當初這張臉,其實只是一種偽裝。」 […]

群賢薈萃

鬣狗咬人

面對黑暴餘孽的惡行,政府以及真正追求民主自由的市民要拿出勇氣,不能任由惡毒的鬣狗咬人。政府有責任保護市民自由營商和工作的權利,這是最起碼的人權,受《基本法》保障。不然,人們為什麼要支持政府? […]

群賢薈萃

打劫庫房

如果沒有法援,小小法輪功學員能跟政府打8年官司嗎?如果沒有法援,任職診所助護的爆眼女可以跟政府打足一年8個月官司嗎?沒錯,法援是讓窮人有機會爭公義,但也讓政客有空隙打擊政府,這簡單分別,難道法援署分不出來嗎? […]

兩岸

兩場運動,兩個掀翻政權的陰謀

如果1989年的亂局矛頭是對準蘇聯,2019年香港的動亂,焦點卻是對準中國。雖然事件由政府的修訂《逃犯條例》所觸發,加上台灣大選在即,一定程度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但若沒有中美交惡的大背景,沒有美國總特朗普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的底因,香港那場亂事,參與者不會這樣狂,亦不會發展到如斯局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