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蘭德報告:中國是對手,不是流氓國家;俄羅斯是流氓國家,不是對手

俄羅斯和中國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明顯的挑戰。俄羅斯不是對手,甚至不是接近於對手的競爭者,而是一個裝備精良的流氓國家,它試圖顛覆一個它永遠無法主導的國際秩序。相比之下,中國是美國的對手,它希望塑造一個其可以佔據主導地位的國際秩序。這兩個國家都試圖改變現狀,但只有俄羅斯侵略了鄰國,吞併了被征服的領土,並支持叛亂分子試圖分離更多的領土。俄羅斯在國內外暗殺其反對者,干涉外國選舉,顛覆民主國家的政府,並竭力破壞歐洲和大西洋的穩定。相比之下,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主要基於更積極的措施:貿易、投資和發展援助。這些屬性使中國成為一個不那麼直接的威脅,但卻構成更重大的長期挑戰。 […]

兩岸

委內瑞拉危機:和中國有什麼關係?

我們經常會聽到一個詞,叫「中等收入陷阱」。這幾年關於中國會不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討論也不絕於耳(比較有名的如2017年著名經濟學家許小年認為中國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這次正好借委內瑞拉的局勢,來探討下這個問題。全文有近1萬字,建議抽一個整段的時間閱讀。 […]

兩岸

制度紅利

今日引用的是篇網上文章,但先警告,你不認是中國人,免看;你自認是港獨,不要看;特朗普及其團隊,則要看,看中國人、中國領導層是怎樣看貿易戰。文中提出一個名詞叫制度紅利,大意是,共產黨的管治在今時有其必要性。為甚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