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疫情之下,「民主」印度屍積成山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

天涯補刀


相信大家也看新聞了,最近印度的疫情已經完全失控了!

印度衛生部4月2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該國較前一日新增新冠死亡病例3293例,累計死亡達20萬+;新增確診病例36萬例,已連續7天新增病例超過30萬例,累計確診1799萬+。

事實上,由於受印度檢測能力、統計能力等因素影響,印度的疫情要遠比數據體現出來的要更加嚴重。

4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表示,由於檢測能力有限,印度疫情的形勢被「嚴重低估」,印度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經達到官方報告數字的20到30倍。

斯瓦米納坦說:「儘管印度的檢測能力顯著提升,每天能完成近200萬次病毒檢測,但這還不夠。全國範圍內的平均檢測陽性率約為15%,德里等一些城市甚至能達到30%以上,這意味著還有很多人被感染了,只是因為檢測能力不夠才沒有被發現。我們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

她根據印度全國的新冠抗體檢測等數據推測,印度實際已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可能已經達到了5億。

我相信肯定很多人會有一個疑問:數據統計和實際差距如此的大,是不是說明數據統計就沒有用了呢?

不是這樣的!

雖然印度的數據很不准,但是它的趨勢是准的,而很多時候我們需要看的就是趨勢!

比如,以前我是在油田工作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分析油井產量變化:在油田,油井產出的液體內包括油氣水三種混合流體,無論哪種計量方式都不可能準確的計量出油井的真實產油量。

雖然不可能計算出油井的準確產量,但是我們也要去計算,只要我們採取同一種計量方式,那麼我們至少能確定兩個方面的內容:

第一,與其它井相比,這口井的產量是高還是低的?

比如,某個區域共有3口油井,這3口井的產量都是不一樣的,我們沒有任何一種方法能夠準確的測量出這些井的真實產量,但是只要我們採取同一種計量方式,那麼我們就可以知道每口井產量的相對高低。

比如,我採取同一種計算方式,這3口井最終測量出來的產量分別是1噸、2噸和5噸,那麼我就可以知道他們的產量的比值是1:2:5。

雖然我不知道這3口井的真實產量,但是這3口井的產量最終會進入一個總的計量間,它們的總產量我是知道的。

假設這3口井產出的石油通過管線都進了一個油罐中,最終的產量是10噸,那麼這時我們就可以按照1:2:5的比例得出這3口井的真實產量。

第二,與以前相比,這口井的產量是增加還是下降了?

由於我採取的計量方式沒有改變,那麼某一口井的產量變化趨勢是能夠確定的。

比如,昨天我在井口計量了10分鐘,在這10分鐘內流量計顯示的產量是0.02噸,那麼折算到24小時的產量就是2.88噸。今天我又在井口計量了10分鐘,在這10分鐘內流量計顯示的產量是0.03噸,那麼折算到24小時的產量就是4.32噸,產量增加了1.5倍。

僅僅在一天之內,計量的產量出現如此大的增幅,一定是哪裡出問題了:現場工作人員沒有用好儀器,測量方式錯誤?數據上報人員疏忽,錯報數據?地下形勢發生變化,能量補充開始發揮效果?

所以,知道趨勢變化以後,我們就去分析可能導致變化的原因,然後一項項的去排除:先看最容易的,讓現場人員覈實下是不是數據報錯了?如果數據上報沒有錯,那麼是不是現場測試出問題了?這時就換一些經驗比較豐富的人員上井重新測試或自己去覈實,如果重新測試也沒有問題,那麼基本就可以確定是地下的形勢發生了變化。

地下形勢發生了變化,那麼一定是我們的調整發揮效果了:為了增加油井的產量,我們會採取很多方式來改變地下形勢。

上面和大家說這麼多,其實就是想說明一點:雖然印度疫情的數據不准,但是這個數據並不是沒有用的,至少它的趨勢變化是有用的,也可以根據這個趨勢變化來判斷應對疫情的措施到底有沒有發揮效果。

很顯然,印度的疫情非常的糟糕,確診人數的變化趨勢曲線幾乎是直線上升,而且根據趨勢預測,現在還處於快速上升的階段。

與確診病例相關性比較大的死亡人數也證實了印度疫情的嚴重性:由於在短期內太多的人感染病毒,導致死亡人數也不斷的增加,連火葬場用來焚燒屍體的木材都已經陷入了短缺之中……

是什麼原因導致印度疫情劇烈擴散的呢?

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最近印度的節日比較多,老百姓進行了大規模的聚會。

在3月份,印度有兩個比較大的節日:3月11日的「濕婆節」;3月29日的「灑紅節」。另外,還有4月份的「大壺節」,300萬人聚集在恆河岸邊沐浴。

第二,印度政府為了大選,各個政黨無視疫情進行「造勢」,號召選民去投票。

4月26日,莫迪發推稱:「西孟加拉邦選舉的第七階段於今天舉行。(我)呼籲民眾行使他們的公民權力,並遵守所有與新冠疫情相關的規定。」

那麼,這個是不是根本原因呢?

不是!

上面那些只是表層的原因,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印度採取了歐美等國家的「民主」制度。

事實上,如果大家仔細的關注新聞,就會發現一個我們中國人非常難以理解的現象:疫情對人民的生命安全產生了嚴重的威脅,按照道理,各國政府都應該採取比較強的措施讓老百姓少走動,少聚會;作為老百姓,哪怕政府沒有要求,你也應該自覺的少走動或做好防護措施,不能把病毒傳播給別人。

比如,在我們中國疫情比較嚴重的時候,很多地方其實並沒有疫情的,政府也沒強制要求了,但是老百姓出門或上街還是自覺的戴起了口罩。

西方國家則完全相反:非但政府不上心,有些國家的政府發佈一些隔離措施,老百姓非但不理解,反而上街去遊行示威,反對政府的封鎖政策!

比如,3月20日,英國發生了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上萬人上街抗議政府的封鎖政策;4月24日,數千人再次在英國倫敦市中心高呼「自由」的口號舉行反對疫情嚴格管控和反對接種新冠疫苗的抗議遊行。

我相信很多人都在網絡上看過很多文章,說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非常注重「人權」,非常的「自由」。

比如,在美國,至少在特朗普的推特、臉書被封之前,美國老百姓有「言論自由」;比如,西方國家有上街遊行示威的自由,有不戴口罩的自由……

其實,稍微有點智商的人就會知道:歐美國家的很多「自由」都不是真的自由,而是偽自由——自由是可以的,但是前提是你的自由不能讓別人不自由。

你有言論自由,但是你不能胡說八道的引起社會恐慌或不穩定;你有不戴口罩的自由,但是你不能把自己的病毒傳給別人……否則,你的自由就會影響到別人的自由。

你看到一個美女就想上,人家美女不想被你上,你不能說你有「上她」的自由吧?

很淺顯的道理,為什麼歐美人就不明白呢?

有一句歌詞就很好的表達了歐美國家的現狀:怎麼忍心怪你犯了錯,是我給你自由過了火。

歐美國家的老百姓都「自由」過頭了。

那麼,大家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為什麼歐美國家會「自由」過了頭呢?

下面我們就和大家解開這個秘密。

大家還記得我們前段時間說過「現代科學為什麼首先在西方國家誕生」的原因嗎?

科學的反義詞是什麼?

迷信!

宗教是什麼?

宗教就是迷信的重要構成部分!

歐洲都是信仰基督教的,在古代,教宗和統治階級勾結起來,利用宗教殘酷的剝削老百姓,殘酷到什麼程度呢?

有兩個詞就能體現出來:什一稅和贖罪券。

什麼叫做「什一稅」?

什一稅是歐洲基督教會向居民徵收的宗教捐稅。

公元6世紀,教會利用 《聖經》 中農牧產品的1/10「屬於上帝」的說法,開始向基督教信徒徵收此稅。

公元779年法蘭克國王查理大帝規定:繳納什一稅是每個法蘭克王國居民的義務。

10世紀中葉,西歐各國相繼仿行。所徵實物按產品性質分為大什一稅 (糧食)、小什一稅 (蔬菜、水果)、血什一稅(牲畜) 等。

那麼,什麼叫做「贖罪券」呢?

天主教神學認為犯罪信徒通過告解天主獲得寬恕後,教會可免除其由罪而得的現世懲罰,即「免罪罰」。然後就以此為依據,開始出售「贖罪券」。

無論你犯多大的錯誤,只要花的錢足夠多就能「贖罪」——一切罪孽都可以得到赦免。

大家知道這會產生什麼後果嗎?

如果你犯罪了,你去購買了贖罪券,那麼你就再也沒有心理負擔了,可以繼續去做壞事——你剝削老百姓,從他們身上弄了100萬,拿著10萬去購買贖罪券,然後就可以繼續「心安理得」的剝削老百姓;你殺人了,然後去購買贖罪券了,就可以繼續去殺人了……

對於窮苦的老百姓來說,那就是災難了:被剝削的無法生存,甚至被人殘殺以後,罪犯都可以逍遙法外!

歐洲老百姓在宗教的「什一稅」和「贖罪券」的殘酷剝削下,活不下去了,於是他們就開始懷疑:這個世界真的有上帝嗎?上帝不是慈愛的嗎?它為什麼會要讓我生活的如此艱苦?它為什麼不來救我們?

於是,便有了兩次反教會的思想文化運動:文藝復興運動和啓蒙運動。

上面我們也說過,宗教其實就是迷信,反迷信就促進了現代科學的發展:

現在大家應該知道:現代科學之所以先在歐洲誕生並不是因為歐洲人聰明,而是因為歐洲人太蠢了,一直相信迷信,然後活不下去了,才開始懷疑「迷信」,從而促進了現代科學的誕生。

我們中國人不相信迷信,統治階級也不是用迷信來統治老百姓的,所以現代科學就沒有首先在中國誕生。

好,這個問題我們說明白了,下面就要說今天的問題了:歐美國家過度的「自由」又是如何來的?

「自由」的反義詞是什麼?

專制!

當歐洲老百姓長期在「專制」政府的壓迫下,那麼他們必然有活不下去的那一天,那時他們必然也要起來反抗——取消一切專制制度。

中國的封建社會和歐洲的封建社會是不一樣的。

所謂的「封建社會」是馬克思主要按照生產關係對社會進行分類的:只要這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農民和地主之間的矛盾,那麼就叫「封建社會」。

中國的封建社會分為兩個部分:

1、分封制;

2、郡縣制。

其中,分封制才能最代表封建社會——不採取分封制叫什麼「封建社會」?

絕大多數的西方國家只經歷了分封制這個階段,而沒有經歷郡縣制。

什麼意思呢?

假設我打下一片土地,面積很大,我管理不過來,我只能把我的土地分給我的親戚,讓他們每人管理一塊,這就叫做「分封」。

我的親戚每人管理一塊土地,他們只要給我交稅就行,其它的都可以完全的由他們自己來管理:他們可以擁有自己的軍隊、財政體系、稅務體系等,他們也完全擁有和其它封地上的領主進行「外交」的權力。

比如,我們打下了100萬畝的地盤,我把它分為10個親戚,每個親戚管理10萬畝,他們管理那些土地就要有自己的軍隊吧,不然老百姓反抗,我還得出兵去幫他們平叛,多累啊,不如給他們兵權,反正都是我的親戚。

我的10個親戚管著10個地盤,他們之間有時肯定也要有合作吧,我不能總去幫他們協調吧,多累啊。於是,我便給他們權力,他們彼此之間有「外交」的權力。

……

這就叫做分封制。

中國在西周和春秋時期採取的就是這種制度。

這種制度必然要崩潰!

為什麼?

這種制度必然要崩潰的主要原因有兩點:

第一,它加重了對老百姓的剝削。

我把土地分給我的親戚,他要給我交稅;我親戚拿到土地以後,又要把土地分給他的親戚,他又要從他親戚身上拿稅……

這就好像一塊土地,我包給你,你要給我交稅;你再轉包給別人,別人又要給你交稅;別人又包給別人,然後又要交稅……最後這些沈重的負擔都落到農民身上了,你說農民能活下去嗎?

第二,它促進了戰爭的誕生。

你把土地分給你自己的親戚,他們可以擁有自己的軍隊和「外交」,就可能發展的非常強大。

比如,你把土地分給你的親戚,其中一個親戚才能非常高,把他的那一塊領地治理的非常好,擁有非常強大的軍力和財政,這時他就可能會想:就你那草包憑什麼當天子?憑什麼另外一個「諸侯國」就可以佔據肥沃的土地……

所以,最終一定會發生戰爭!

戰爭,打的就是錢!

沒有錢怎麼辦?

只能加大剝削老百姓!

所以,分封制一定會崩潰的——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在春秋戰國時期混戰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麼,如何才能解決這種矛盾呢?

郡縣制!

我打下一大片土地以後,不分給自己的親戚,而是設立郡和縣,自己任命官員去管理那些土地,這樣既能減少對老百姓的剝削,又能減少戰爭。

大多數西方國家都沒有經歷「郡縣制」,沒有形成「中央集權」。

希特拉為什麼能發展壯大起來?

就是因為那時的德國還處於「分封」狀態,他允諾要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政府,所以才得到老百姓的擁護。

納粹黨的政治綱領共有25點,其中第25條就是:我們要求在聯邦內建立強大的中央集權政府,以便實現本政黨所主張的一切;中央和國會對於整個及其各種機關,應有絕對的權威;為了實施聯邦所頒布的法律,應創設各種職業會議。

我們在戰國以後的秦朝,公元前200年左右的時候,就已經取消了「分封制」,進入了郡縣制的中央集權時代,這極大的減少了剝削和戰爭;西方國家的文明發展則非常慢,直到中世紀,也就是15世紀的時候,絕大多數的歐洲國家還處於分封制的時代……

西方的文藝復興和啓蒙運動除了反教會外,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目的:反封建!

其實,這句話說的不準確,準確的說應該是「反分封」。

西方的文藝復興和啓蒙運動其實就相當於中國先秦時期「諸子百家」的學術爭鳴——歐洲整整比我們遲了1500年。

大家可以想想,歐洲國家的老百姓在「分封制」下受到一層又一層貴族的殘酷剝削,在各種專制下沒有任何自由,你說他們會不會異常的嚮往自由?

他們當然希望自由了!

所以,在中世紀的時候,無論是英國的光榮革命、法國的大革命、俾斯麥鐵血統一德國,無一例外都是扛著「自由」的大旗!

在那個時候,現代科學恰恰又同時誕生了,資本家的力量異常強大,一下子歐洲國家的生產力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大家可以想象,以前的歐洲都是地主階級掌握政權,現在資本家發展壯大了,他們想要推翻地主階級,就必然要扛著「自由」的大旗,然後一下子就推翻了「分封制」……

推翻分封制後,無論是資產階級,還是老百姓,都不希望有一個強大的中央政府——歐洲的老百姓一下子就「自由」了,而且是過度自由了!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小的時候,你得管著你家的孩子吧。由於他還小,還沒懂事,你必須要管著他吃飯、學習、遊戲的時間吧,孩子肯定不高興的,因為他只想玩,沒有那麼多的、自己的自由。如果有一天你出差了,沒法管著他了,他肯定會「無法無天」的。

西方國家的政治體制的衍化就和這個過程是一模一樣的:按照正常社會發展模式,應該是分封制、民主集中制、民主制,逐步的過渡——在孩子小的時候,你不能給他自由;他長大一點、懂事一點,就多給他自由一點;當他完全長大了,你就不用再管著他了。

由於現代科學首先在歐洲誕生,極大的促進了經濟和發展和壯大了資產階級的力量,西方國家的政治制度直接由「專制」變成了「放養」,沒有過渡階段,老百姓一下子自由過了頭了。

我相信,分析到這,大家就會徹底的知道為什麼歐美國家的政府管不了老百姓,也知道為什麼老百姓不讓政府管太多。

其實,就是因為歐洲國家以前實在太落後了,急需改革,然後一下子改革過頭了!

想想我們中國,在始皇帝建立郡縣制以後,又經過好幾個朝代的反復較量,最終中央集權制才徹底的穩定下來——直到唐朝、明朝的時候,還有「削藩」。

這就好像什麼呢?

你的孩子在逐漸的長大,你不斷的給他自主的權力,有時發現給過頭了,於是又收回來了,有時又收的有點猛了,然後又放開點……就這樣逐步的糾正,直至給他完全的自由。

政治制度也是如此,在人民的文明沒有達到一定程度之前,它需要循序漸進的轉變。然而,它卻缺少了這個過程。

現在,人類的文明程度還比較低,還不足以給人民完全的自由,如果自由過頭了,就會出現歐美國家的那種:網絡上到處都是謠言和反智的言論,老百姓無視病毒上街聚會……

歐美國家採取了超越時代的政治制度,在文明程度沒有跟上的時候,開始反噬自身了。

說到這,我們就又要說到中國的政治制度了:現在中國的政治制度,沒有歐洲國家那麼「自由」,但是又沒有那麼「專制」,正好處於專制和開放之間的過渡階段,叫做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才是最適合當前人類文明發展的一種制度——這個世界上,沒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適合的制度。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制度自信」的又一重要理論和現實的證明!

我相信,通過今天的文章,大家一定會明白兩個極其重要的問題:

第一,正是因為西方國家老百姓太愚昧,相信迷信,所以才被統治階級和教宗嚴重剝削,最後強烈的反彈,導致現代科學首先在歐洲誕生——並不是因為歐洲人比我們聰明;

第二,正是因為西方國家政治制度太落後,老百姓長期在「分封制」的層層壓迫下,長期在「專制」體制的壓迫下,沒有任何自由,所以才強烈反彈,有了所謂的自由、民主和人權——並不是因為歐洲國家比我們更重視「自由、民主和人權」,而是因為他們被壓迫太久,一下子反應過激,過頭了。

最後,我希望每個中國人都能自信點,玩政治,我們是西方國家的祖宗。

不要羨慕歐美國家的那種制度,那是一種不符合當前時代發展的制度!

我們中國人,一定要自信!■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